第217章 大师兄赫连成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陌上人如玉     书名:结婚吧,面塑师
    最后一页上,只留下了一个名字。
    杜学铭。
    孙书楠不禁感慨。
    爷爷教了那么多徒弟,为什么到头来只剩下了杜学铭一个?
    难道是其他人太笨,遭到爷爷的嫌弃?
    不应该啊,世上聪明人那么多,总会有人比杜学铭还要厉害。
    过了几天,花式面点大赛的消息越发的多了起来。
    面人孙的爱徒即将与面人孙的孙女展开对决的消息接连不断被曝出来,网上甚至还有人开始预测,双方谁会赢得比赛。
    “你都没有答应去参加比赛,他们真就是强按头啊。”宋糖糖愤愤不平。
    “没办法,他们现在就是借着孙书楠在炒作,还有谁比她更适合呢?”白苏无奈道。
    “你准备去参加这次比赛吗?”海宁问孙书楠。
    “我连这次比赛是什么都不知道。”孙书楠一脸茫然,“再说我也没什么时间。”
    最近一段时间,孙书楠忙得不可开交。
    她正式开办了面塑培训班。
    不过依然是免费教授面塑知识。
    只要对面塑有兴趣,爱好手工就可以来学。
    不少年轻人看到宛如手办似的面塑作品后,纷纷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
    孙书楠教得耐心,他们学的认真。
    每天甜品店二楼都聚满了年轻人,大家相互交流经验,有几个甚至已经开始捏得有模有样了。
    这天上午她正在二楼上课,突然进来了一帮人。
    “没想到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书楠。”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面对孙书楠时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
    “你是……”孙书楠并不认识他。
    “我是赫连成,你不记得了?”
    孙书楠茫然地摇头。
    突然她想起爷爷留下的本子里似乎有过这个名字,只不过被划去了。
    “我爷爷曾经教过你面塑?”她试探地问。
    赫连成露出微笑,“你终于想起来了,我就是你爷爷的大徒弟,你可以叫我师兄。”
    孙书楠又看向赫连成身后跟着的那些人。
    那些人手里拿着相机,肩上扛着摄像机,明显是来采访的。
    “我记得我只有一个师兄,但不是你。”孙书楠摇头道。
    “你年纪小,所以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赫连成道,“我当年跟着你爷爷学习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孙书楠猜出对方突然找到这里来,一定是想达到某些目的。
    “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你。”赫连成环视周围,“师父留下的店被你经营得这么好,他在天上看到了一定会欣慰的。”
    孙书楠淡淡道:“我现在在上课,有什么事等以后再说。”
    “我能坐在这里看你上课吗?”赫连成问,“你放心,我不是以师兄的身份,我只是有些好奇,想看看你是怎么上课的。”
    “你们随意,不过请注意保持课堂纪律。”孙书楠也给那几个跟来的记者安排了座位。
    他们坐下后,她继续上课。
    她讲的都是最基础的东西。
    来学习的年轻人也都是0基础。
    课堂气氛很活跃,他们不懂就会提问。
    孙书楠会亲手演示给他们看。
    赫连成笑眯眯地坐在那里,注视着孙书楠的一举一动。
    在别人看来,他就像是一个长辈,在为孙书楠的成长而欣喜。
    下课后,孙书楠先是送走了同学们,然后转向赫连成,“下课了,你们不走吗?”
    “不急,我们好好聊聊。”赫连成示意孙书楠坐下来。
    “不好意思,我对你没什么印象。”孙书楠态度冷淡。
    “你想不起来我也是正常的,我这次来是想邀请你参加花式面点大赛。”说着,赫连成递过来一张报名参赛的表格。
    孙书楠没有接,“你最近没什么时间。”
    “你不必害怕,你是师父的孙女,我会手下留情。”
    孙书楠嘴角微微扯了扯,“是啊,我年纪小,怎么可能比得过你。”
    赫连成满意地笑起来,“就算你到时输给我,咱们也不亏,到时媒体宣传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流量,对你店里的生意也很有利。”
    说完他把参赛表格放在桌上,推到孙书楠面前,“这是我的电话,有事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赫连成带着那帮记者走了。
    望着桌上的参赛表格,孙书楠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爷爷的爱徒?
    依着爷爷的那个脾气,这样的徒弟他会留着?
    不,不可能。
    孙书楠回去后又找出那个小本本。
    第一页就有赫连成的名字,但是被划去了。
    她对赫连成完全没有印象,想来想去,她去问杜学铭。
    “大师兄?”杜学铭语气不屑,“你的大师兄只有一个,就是我。”
    孙书楠心里腹诽:你才是最后进门的那一个,我是你师姐才对。
    不过这话她只敢在心里想,不敢说出来,“你对赫连成有印象吗?”
    “我听你爷爷说起过。”杜学铭回忆着,“当时他在和杜老爷子谈话……”
    “对了,我可以去问杜爷爷!”孙书楠眼睛一亮。
    杜老爷子和她爷爷是多年的好友,她爷爷收了什么徒弟,杜老爷子一定知道。
    孙书楠找了个时间,提着不少店里的甜品去了杜家老宅。
    这次去,她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杜家人全都不见踪影。
    杜老爷子见到她很开心,“来来来丫头,今天没有碍事的人来烦我们了,我们好好说说话。”
    “其他人呢?”孙书楠问,“他们没来看你吗?”
    “他们都怕自己的尾巴露出来,躲在家里不敢露面呢。”杜老爷子嘲讽道。
    孙书楠把“礼物”送上,杜老爷子高兴得合不拢嘴,“这是杜学铭的手艺吧,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以前他在盛世大酒店的时候我想吃一口他亲手做的东西,那才叫一个难,他成天推脱,哼,臭小子,现在给你打工他倒是挺勤快的。”
    “杜爷爷,你知道赫连成吗,他说他是我的大师兄。”孙书楠问。
    “赫连成?”杜老爷子眯起眼睛,“他去找你了?”
    孙书楠把那天的事说了一遍。
    杜老爷子听后气哼哼的,“他还有脸去见你?要是你爷爷还在,早就一棍子把他打出门去了。”
    “他真是我的大师兄吗?”
    “按照进门的辈分他的确是你和杜学铭的大师兄,不过当年他办了一件不地道的事,被你爷爷除名了。”
    “什么事?”
    “有人挖他去当徒弟,他那时在你爷爷跟前学得已经差不多了,不过对面塑他一直提不起劲,觉得面塑没用,正好有一个前辈面点老师傅想要退休,在退休前,他想找一个最可心的徒弟,把自己一手创办的店交给对方……赫连成就偷偷跑去了,在店里当学徒工,还装成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最后他还勾搭上了那个老师傅的女儿,面点老师傅于是就把女儿嫁给了他,那个店后来也成了他的东西。”
    孙书楠听得目瞪口呆,“我爷爷就是因为这个把他除名了?”
    “还不止这些。”杜老爷子愤愤道,“面点老师傅死后,赫连成和老师傅的女儿离了婚,还差点把她逼疯,最后他娶了个更年轻的姑娘,听说面点老师傅的女儿最后投湖自尽了。”
    孙书楠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爷爷把他除名了。
    这简直就是个人渣。
    【作者有话说】
    下一更,9点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