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城中为何喧哗

类别:历史小说       作者:一本仙仙     书名:秦始皇震惊了诸天万界
    第65章 城中为何喧哗
    尉缭!
    战国兵家人物。魏国大梁(今开封尉氏县)人。不知姓,名缭,秦王嬴政十年(公元前237年)入秦游说,被任为国尉后,改称尉缭。
    《四库全书总目》著录《尉缭子》时又称“尉缭子”,为鬼谷子弟子,既纵横家。
    后世之说暂且不论。
    且说尉缭其人。
    他为秦王嬴政统一六国立下汗马功劳,主张“并兼广大,以一其制度”。
    在一统六国后,主动隐退,从此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尉缭的离去,是秦始皇心中一个绕不去的坎。
    尉缭的才能毋庸置疑,曾被任命为国尉,统筹大秦攻灭六国之战事。
    算是参谋长兼顾帝国战略战术总顾问,以及执行编导!
    他的离去,秦始皇一直有一些惋惜。
    心心念念,不曾忘记。
    正是因为没有尉缭,秦始皇才会让王翦担任讲武堂跟帝国皇家军事学院的山长。
    无疑,尉缭这个有军事思想的大导演,才更适合当山长。
    才能为大秦培养出更多优秀的统帅。
    说真的,大秦因为军功制的原因,战将如云,猛将成群,武将并不缺乏。
    但是真正谙熟军事理论的军事家却没有,能统领大军,指挥几十万大军的统帅却是极为匮乏。
    “王卿知道国尉在哪里?”秦始皇恍惚了一下,尔后眸中冒着精芒。
    一统六国,始皇一高兴,放松了对尉缭的看管。
    结果这家伙就跑了。
    从此消失不见了踪影。
    始皇可没有忘记他,一直让黑冰台寻找。
    奈何这个尉缭乃是纵横家出身,能占善卜,躲得太隐蔽了,根本找不着他。
    王翦道:“陛下,臣不知,不过,臣知道有人能寻到国蔚,臣愿意一试!”
    秦始皇略微有点失望。
    还以为王翦知道尉缭在哪里。
    没想到只是有点眉目线索。
    不过很快始皇又释然了。
    如果王翦真的知道,那就是欺君之罪。
    “好,那王卿便去试一试,不管成与不成,皆不必强求!”
    对于尉缭,并没有报太高的希望。
    那家伙要是想留在咸阳,压根就不会走了。
    请他回朝,很难。
    在王翦这里待上一会,秦始皇便离去了。
    路上,始皇听着外面车辄压过的声响,心里已然在盘算着。
    “没有尉缭也不无打紧,朕有万千龙国后辈子孙,可以向他们求教这治学方法,跟办法的书籍!”
    “最次,也还有直播系统,相信它迟早会上架相关书籍!”
    医书都有了,那兵书也不会少的。
    …………
    咸阳城内!
    布告处。
    “天呀,我大秦有了亩产十五石的良种,从明年开始,先在关中推广,日后要让整个大秦都种上!”
    “真的假的,那岂不是说,以后种粮不会挨饿了!”
    “岂止不会啊,你们看,布告还说,田税从原来的五成,改为三成半,如此我们交的税少了,亩产又提高了,我们终于盼到大秦盛世的这一天!”
    轰!
    无数的百姓,为之动容。
    激动、兴奋。
    载歌载舞,甚至哭泣者大有之。
    苦日子终于结束了。
    田税不减,百姓肩头的担子就小了。
    同时有仙粮问世,产量又提高了。
    陛下这是仁政,这是给所有百姓活路。
    这是体恤百姓。
    “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有人当场振臂高呼。
    无数的人纷纷跟着高呼万年。
    整个咸阳在这一日都沸腾了。
    良种之事能否产十五石先不提。
    但是这减税降赋却是实实大大的。
    大秦为一统六国,不断的曾加赋税,百姓们确实活得辛苦且艰难。
    “城中为何喧哗!”
    回宫的路上,秦始皇听到喧闹的百姓们欢呼。
    眉头微微一皱,面色一寒。
    咸阳乃是帝国管控最严厉之地,向来法令清明。
    无人敢闹事。
    今天为何整个城都像是要炸了一样。
    去了解情的士兵回来禀报道:“陛下,城中百姓看了最新的布告,说是有亩产十五石的仙粮问世,在加上陛下削减的田税,百姓们都高兴。
    都在感恩陛下之仁德!”
    “还说,陛下自今年春开始,不光废了连坐,削了苛律,还释放了劳役,停止征发农户。
    让大秦的百姓们受益,让大家都有活下去的盼头。
    大秦一天比一天好,他们高兴,他们庆贺有陛下这样的好皇帝而激动兴奋!”
    呵!
    这就是好皇帝了!
    始皇的眉头舒展,脸色为之一暖。
    朕一统六国之时,咸阳的百姓都没有这么高兴。
    突然秦始皇心里有点失落。
    原来在百姓们的心里,只要能有盼头活下去,只要能感受到一点恩惠。
    就会有如此大的感激,就会如此高兴。
    不过秦始皇很清楚一点,他这个皇帝从来不是善男信女。
    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好人是成不为了一个合格皇帝的。
    皇帝为是庶民,考虑的不是简单的生活。
    而是天帝国的存活与兴盛,还有整个龙腾的繁荣与长治久安。
    一个合格的皇帝,内能安黎明,治天下。
    外要能征蛮夷,开疆土,为后世子孙,扫清障碍。
    为他们打下足够栖息的土地。
    “回宫!”
    “传旨,让王离进宫见朕!”
    立即有人去城外军营传旨。
    很快,王离带着两名亲卫从城外返回。
    于宫门前停下。
    然后独自一人进宫面圣。
    “王将军,陛下有旨,你直接进吧!”
    殿外,王德侯在那里。
    朝着王离微微一笑。
    王离点头,然后下了宝剑,褪下鞋子外袍甲胄!
    只着素衣入殿。
    任何时候,外将都不能携带兵器入殿面见皇帝。
    而在这个时代,地板都是烤漆木制,除了皇帝,任何人都不能着履入朝,更不能进入陛下私仪宫殿。
    “臣,王离,拜见吾皇!”
    秦始皇背对着王离,盯着地图。
    头也没有回的说道:“王离,骑兵训练如何了?”
    王离知道始皇会有此问。
    不然就不会招他回城入宫了。
    于是头也没有回的禀报道:“陛下,自有了马鞍、马镫、马蹄铁,我军新组建的精骑,训练更方便。
    马战之术跟战斗力,提高很快。”
    “如今人人皆能在马上,做出匈奴人才能做出来的所有高难度动作,而且还创新了许多战法,若上前线,必是精锐之军,能为陛下攻伐不臣,灭敌于阵前!”
    (本章完)